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他日晴空】(20)【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20)【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10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 苦肉计

  「叮咚……」

  就在这时,暗幕里手机屏幕突然一记抖屏,将正震惊于屋外呻吟声中的我吓了一大跳。

  我顿时心道糟糕,这下铁定被听到了。可屏息细听了会,屋外那微弱的「啪啪」声依然未停。

  我不由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唾沫,这才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今天《神女传》的更新消息推送。看着屏幕里大大的《神女传》封面,唐妃月一袭白衣胜雪,一头青丝华发飘摇着遮蔽了头顶半个天空,葱白玉指将一把银色长剑横于饱满严实的酥胸之前,倾城绝艳的风华肌颜漾着一丝无法尽然的清冷高贵与淡漠,细长的眉黛之下,那对漆黑幽深的美眸逼视前方,绽着点点冰霜寒芒,整个人看上去神圣、圣洁极了,就宛若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九天仙子一样。

  「啊啊……嗯嗯……啊啊啊……」

  然而,讽刺的是,这时候的屋外,却传来阵阵这般微弱而断续的女子呻吟声。
  而这呻吟声的发出者,正是眼前手机屏幕里这圣洁高贵、神圣不可侵犯的唐妃月!

  或者准确点说,是唐妃月的出演者,是被粉丝们惊赞为,与唐妃月有着同样高贵心性、同样冷艳性情的唐晴!

  但在粉丝们的眼里,不管是唐妃月也好,还是唐晴也罢,都是冰清玉洁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更是决然也不可能受到男人一丝一毫侵犯,哪怕是最单纯的一个肌肤接触,都不可能被他们所接受。

  试问像她这样一个孤清寡欲、高冷淡漠如仙子般的强大女人,又有哪个男人能够配得上她?又有哪个男人能够有资格牵起她的柔荑?更别提是一亲芳泽?
  呵呵,曾经,天真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直到有一天,我撞见了那个不可一世的仙子,在一间男厕隔间里,被一个黑瘦矮小的丑陋男子,从身后揉着她那一对淫靡的饱满美乳,给一次次干到了高潮。

  「嗯嗯啊啊……啊啊……」

  眼下,屋外压抑的呻吟声还在不断传来,直击人的心灵深处,猝然将粉丝们所信仰的一切都打破了,美好的画卷破碎,神圣高贵的唐妃月破碎。

  我好似就好看到了这样一幅仙子蒙尘的画面:只见清冷高贵、英气逼人的唐妃月正躺在一处农舍杂草间,青丝铺洒一地,雍容华贵的长裙散落身侧,胸前圣洁的抹胸被一双粗糙黑瘦的大手撕裂成块,露出其间两团高耸饱涨的完美乳峰,浑圆滑腻的乳峰随着冰肌玉骨般的雪白身子而摇晃不停,白花花的乳肉峰峦,两粒樱桃般的乳头硬挺挺颤栗着……而唐妃月洁白光滑的小腹间,一个低贱干瘦的老农正伏在那里,下身粗黑的阳具早已贯穿进仙子肥美柔嫩的蜜穴,一下下「噗呲噗呲」耸动肏弄着……而唐妃月星眸迷离,樱唇轻启,娇喘呻吟连连,修长美腿紧紧缠住老农腰身……呵呵,很意外吗?

  不,一点儿也不意外!

  因为,她的出演者,现实里的唐晴,曾经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啊!

  我不禁黯然,或许,现在也依然还是吧?

  想至此,我伸出手,颤抖地轻轻打开门。而随着这扇门的打开,那些粉丝们所不了解的唐晴,或者唐妃月,就将时隔两年的沉淀之后,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是……可是晴姐,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珍惜自己啊!为什么还要这般淫乱?

  明明都心软将我带回来了,难道就不能稍微顾忌我一下,就这一晚不和别人做,难道都不可以吗?

  开门的这一刹那,我想了很多很多。

  而烦躁的心,也渐而慢慢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毕竟我曾经可是亲眼目睹过晴姐与刘满贵的荒唐,而晴姐这次的大红大紫,我也早已做好了她被潜规则的心理准备。

  只是,我很好奇的是,现在外面正和她做着的,又会是谁?回来时明明就只有我和晴姐,难道是晴姐金屋藏娇的隐形情人?还是就如我所想象里的唐妃月一样,随便被一个低贱恶心的男人诸如路边乞丐什么的给干了?

  如果真这样的话,晴姐,即使你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但我绝对发誓,我一辈子都将看不起你!

  「吱呀……」

  细微的房门开阖声,伴随着我扑通的心跳,我将房门给打开了一道拇指宽的缝。

  而缝隙一出,刺眼的灯光顿时一股脑儿侵照过来,我一阵炫目。同时那刺耳、微弱的肉体撞击声以及晴姐的呻吟声也立刻就清晰真切了几分。

  所以我很快就辨别出,这些声音并不是从屋外客厅里传过来的,我小心将门再打开了些,将头探出去,果然发现偌大的客厅里空空荡荡。

  「嗯……不要……嗯嗯……啊啊……」

  「啪啪啪……」

  「啪啪啪……」

  房间门口,耳畔不断传来这股靡靡淫音,我心下恨意陡生。抬起的步伐却竟又有些犹豫起来,无法抉择于要不要过去看看,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如果过去的话,是否有些唐突。

  想如今,我与晴姐早已形同陌路,所以她做什么又关我什么事?而我如果过去的话,恐怕单纯也就只能是为了偷看而已。先不说到时候被晴姐发现的话会弄得彼此尴尬,坏了他们的情趣。就算没被发现,但看着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的前女友被干,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终而,我拧了拧眉,妈的,添堵就添堵!老子倒要看看,眼下这正跟晴姐交媾着的男人到底是谁!还有顺便可以再欣赏一下那极具有画面冲击感,即明明是清冷高贵、冰清玉洁的大明星美人儿唐晴,却被一个下三滥的男人肆意插弄小穴的刺激场景!

  我这般恶狠狠地想着,嘴角向上扬起一抹森然的冷笑,可是心灵深处,却是不争气的抽搐颤抖起来。

  当下,我循着声音小心翼翼走去,客厅很大,像是别墅,而我此刻不知身在几楼,但就我看到的而言,不远处还有一道豪华的楼梯通往高处,显然上面还有一层。

  呵,大明星,果然住处都不一样了。我冷哼心道。

  「啊啊……快拔出来……嗯嗯嗯嗯……不要……啊啊……他在这里啊……」
  随着我越来越靠近客厅的阳台,晴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清晰了。

  等等,晴姐说他在这里?

  他,是指我吗?

  那也就是说,她不是有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做爱的了?那她是被迫的?
  可是被迫?如今能强迫她的人,又会是谁?

  我慢慢向着阳台靠过去,而等到了阳台附近,阳台里一男一女的淫靡景象便再也遮挡不住,顿即就映入我的眼帘。

  ……

  今晚的夜,明月高悬,星光灿灿。这时候有徐徐夜风和着晴姐的呻吟吹进客厅里,随风潜入耳端。而借着月光,我得以将阳台里看得一清二楚。

  宽大而狭长的阳台,足足将近有二十来平。

  只见宽敞的阳台里,晴姐雪白的诱人身段一览无遗,她正娇喘吁吁地双手扶着阳台围栏,弯曲着高挑曼妙的裸身,抬着圆滚滚高翘的美臀,被一个肥胖男人挺着一个恶心的大肚腩从后不断抽插着她的美穴。

  而她晚间出席婚礼时的那件白色连衣纱裙此刻就散落在阳台里的地板上,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就只剩下了一条单薄的蕾丝胸罩挂在纤细的臂弯,随着身后男人的肏弄而轻颤晃动。

  这时候,她乌黑的秀发被夜风吹起,将凝如白玉般的颈项也给裸露出来,霎时间,她那完美无瑕的雪白裸体尽皆落入我的眼中。

  一眼望去,她那皙白光洁的美背,摇晃颤动的浑圆美乳,堪堪一握的柔美腰肢,泛着臀浪的高翘美臀,以及那一双又白又修长的笔直美腿……奇怪的是,晴姐的这副娇躯,竟比两年之前,显得更加的圣洁与娇嫩了,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如雪光泽。

  可是,身后肥胖男人那根粗短黝黑的肉棒却打破了这一切,只见它一次次毫不留情插进晴姐那美若馒头的蜜穴之中,噗呲噗呲的水声渐渐在啪啪声中崭露头角,充斥进夜的寂寥中。

  原来,两年前,两年后,都是一样的。

  男女对象间熟悉的美与丑,性器交媾间熟悉的白与黑,根本就还是一样,最美好的事物依然还是逃脱不了被最丑陋的魔鬼糟蹋。

  只不过,这次的男人已不再是那个黑瘦矮小的刘满贵,而是挺着一副肥脂大肚的齐总!

  没错,正是齐总,晚间婚礼上与我相聊甚欢,把我灌醉的齐总!帝星互娱的总裁,晴姐所属公司的最大BOSS!

  我看向阳台中的双眼,微微一缩,一道恨然的光亮射将出来。

  可是,也就是在看到齐总的这一刹那,我心底里顿即涌现出铺天盖地的无力感。因为是齐总的话,心底里曾咬牙冒出过的上前阻止的决心,也彻底溃退了。
  甚至于,我连偷看下去的勇气都难以坚持。

  我很明白,如果惹齐总一个稍微不高兴,那么到时候我连同我那小小的公司,恐怕都要从S市消失了吧?

  「啊啊……求你……嗯嗯……快拔出来……真的会被他发现的……啊啊……」
  听着晴姐这声痛苦祈求的呻吟,胸前垂落的雪白饱满美乳淫荡地上下摆动,我转身落寞地抬脚离开。

  「哦……怕什么……他现在又不是你男朋友了……被发现又如何?」

  「况且……你以为我推了明早的会议……特地过来你这里是为了什么?」
  「哦……宝贝晴儿……好久都没有操你了……」

  身后,齐总淫笑道。

  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不禁全身一震,旋即是难以名状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我转身去看晴姐,就见晴姐也是浑身一颤,竟似与我心有灵犀一般,想到了某节。她微微娇喘,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身后齐总的大力抽插,挺翘流着细汗的美臀不断被油腻腻的大肚腩侵犯,将她肏弄的不得已抓紧阳台围栏,将浑圆饱满的乳房都压在了上面。

  此刻晴姐清冷高贵的风采全无,颤巍巍娇喘道,「嗯嗯……你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齐总笑呵呵明知故问道。

  晴姐闷哼一声,闭上眼道,「将小空灌醉……并怂恿我把他带到我这里……嗯啊……然后你再悄悄过来?……」

  我发现,齐总的笑意更加淫邪了,他作势抓住晴姐的细腰,将粗短黝黑的肉棒拔出。靠,果然,没有戴套……只见湿淋淋的淫水沾满棒身,令我惊讶的是,齐总的龟头竟然大的出奇,比乒乓球还要大上一号,而又由于棒身很短,看上去就当真与蘑菇一般。

  菇头已经淫湿不堪,齐总将肉棒不断用力拍打在晴姐柔软挺翘的臀肉上,每拍打一次,肉棒就陷入进泛起臀浪的臀肉之中,齐总又将淫湿的龟头在嫩白的臀肉上擦拭研磨,直到将滑腻的臀肉磨得颤动不已,磨得淫光水亮。

  而每拍打一次,晴姐就仰头发出一声极致的闷哼,好似比刚才插进小穴里还要舒服。

  「哈哈,我们的唐大明星果然聪明的很啊……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噗呲……」

  齐总淫笑说着,将肉棒沿着臀肉一路向下,轻车熟路几乎看也未看,在晴姐的一声娇哼下,肉棒再次插进了小穴之中。

  「嘶……好紧……」

  「我的好晴儿……果然这样很刺激吧?……趁着前男友熟睡偷偷做爱……瞧你这骚屄里紧的……哦哦……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紧吧……」

  齐总喘着粗气道,不得已放缓了抽插速度,老脸上却是满脸兴奋。

  晴姐咬了咬唇,「你……」

  良久,我就听到她低声道,「嗯嗯……我与他已经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你不要妄图拿他做些什么……」

  齐总一边抽插一边道,「呵,这还没关系?我啥都还没说呢,就瞧把你给担心的?」

  晴姐低下了头,围栏前,她浓墨的发丝随着夜风飞舞,但却有丝丝缕缕沾染在唇角边,她只管「嗯嗯啊啊」呻吟,沉默不言。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齐总那肥硕的侧脸此刻露出一抹不爽,他用力插了几下,冷哼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他怎样的……」

  「嗯嗯……啊啊……」

  晴姐好似得了保证,便不再言语,在齐总的抽插渐入佳境之下,她再次细声呻吟起来。

  我承认,我被感动到了,虽然不明白晴姐刚才所说具体是指什么,但也隐隐感到她是在保护我。而我也感觉的出,她现在至少还对我保留着那么丝感情。
  想起当初那幽暗的楼道里,哭成泪人的她央求我带她离开……我现在竟有些开始后悔了。

  「噗呲……噗呲……」

  「啪啪啪……啪啪啪……」

  阳台里,晴姐雪白的裸身在夜风中不住颤动,齐总粗短黝黑的肉棒抽插频频加速,将她干的咿咿呀呀,胸前香滑的乳浪翻滚,两条笔直白皙的美腿都有些站不住了。

  我突然攥紧了双手,不行!就算是齐总也好,老子这次也要阻止他们!
  我眉间绽起一抹狰狞,如果两年前,我第一时间就站出来阻止晴姐和刘满贵的话,那么今时今日,我和晴姐或许又有着另一种人生,至少也不会陌路至此!
  「男人,就他妈的要敢作敢为!」

  我默念着,当下说做就做,稍稍思虑一番,便回身进入客厅,沿着楼梯跑到了楼上,开着手机照明摸到了阳台处,向下望了望,却立即眼中就喷出了火来。
  只见楼下的宽敞阳台里,齐总此刻刚好将他那蘑菇状的肉棒从晴姐湿泞的蜜穴中拔了出来,转而将之微微上移,借着月光,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里是什么地方。

  晴姐雪白高翘的臀肉在微微颤抖,齐总嘿嘿道,「宝贝晴儿,可以吧?」
  晴姐赤裸的娇躯起伏着曼妙的曲线,汗湿的美背闪闪发光,她忽然抬了抬螓首,我赶忙缩进阳台。

  「嗯……随你……只要能快点结束……」

  「快点结束?你就这么怕被他发现?」

  晴姐没有说话,我再向下看去时,就发现她雪白娇躯在颤抖。

  「嗯……」

  晴姐又发出了一声呻吟,却是带着痛苦。

  「不行,太干了……」齐总将那硕大的龟头抵进晴姐菊洞少许后,倒吸了口冷气道。

  晴姐娇喘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你先拔出来……」

  齐总似乎立刻明白了晴姐要干什么,他将肉棒拔出,转而再次将肉棒插进晴姐的水淋淋的小穴中,缓慢抽插起来。

  「噗呲……噗呲……」

  两人交合的私处,水声再次淫荡而起。

  「嗯嗯……」

  晴姐抑制住被肏干晃动的娇躯,她将挂着蕾丝胸罩的那条洁白玉臂从阳台围栏撤出,转而将凝白的修长玉指放在小嘴之前,樱唇轻启,就将素白手指给吃进了嘴里,吞吐舔弄。

  不多时,就见她将手指吐出,在我的不可置信里,那样气质出众、明明已经身为大明星、清冷高贵的晴姐,此刻竟然绷直了雪白娇躯,美背轻仰,胸前两团晃动的饱满乳房尽入眼帘。

  她娇羞的闭上眼睛,在齐总兴奋的视奸下,她将欣长莲藕般的光洁玉臂缓缓伸向了身后翘臀的臀缝间,沾满了口水的素白中指在她的闷哼里,「咕叽」一声竟然就插进了自己的菊洞中。

  「嗯嗯啊啊……」

  她樱口微张,呻吟不停,修长湿泞的手指却是轻轻抽插起菊洞来,以做润滑之用。

  一时间,齐总粗短黝黑的肉棒不断进出晴姐臀沟下面的蜜穴,而晴姐的纤细长指,却是抽插着上面自己的菊洞,简直淫靡不堪。

  抽插了几下后,晴姐便又收回玉指,再次将插过肛门的手指放在樱口中舔弄,待到沾满口水淫液后,就又故技重施,缓缓插进了菊洞中。

  这样反复三次,晴姐探回的螓首秀眉轻蹙,对依然还在抽插她蜜穴的齐总喘息道,「别插了……拔出来……」

  齐总以为好了,赶紧拔出肉棒,却见晴姐又将玉臂探入身下,手指伸入的地方,赫然就是自己流着淫水的蜜穴。

  晴姐用手指在自己泛滥的小穴中挖了挖,挖出了大滩的淫液,将之涂抹在了菊花般的肛门洞口,然后将手指再次移到小穴里抠挖片刻,转而插入到菊洞之中。
  「嗯……」

  似乎对于齐总的肉棒长度了然于心似的,她凝白修长的中指只插入了一大半,在肠壁间微微搅动一番便退了出来。

  「可以了……」

  晴姐再次扶住阳台围栏,羞声低低道。

  齐总满意的挺着大肚子再度站近,提枪上马,扶住晴姐光滑的腰肢,将硕大的龟头一点点挤进了晴姐的肛门中。

  「啊……」

  「哦……」

  而当整根肉棒都插进菊洞中时,晴姐和齐总同时呻吟出声。

  「噗呲……噗呲……」

  旋即,齐总开始耸动屁股,干起了晴姐的屁眼。

  「啧啧……还是干屁眼最舒服啊……哦哦……太他妈紧了……每次干都别有一番滋味……」挺着肉棒快速抽动几下,齐总就不禁舒爽的感叹道。

  「嗯嗯……慢点……啊啊……疼啊……」可晴姐似乎还未适应过来,蹙眉细声痛哼道。

  毕竟被那么肥大的龟头插进那么紧窄的菊道,晴姐的痛楚可以想象。

  只是可惜,我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我早已就离开了阳台,此刻在房间里焦急寻找着,他妈的怎么偌大的一个别墅,连一个花盆都没有?

  当下我找遍了楼上整个房间,又到楼下晴姐他们那一层找了个遍,所幸终于找到了一个。

  不过看着眼前这个足足有篮球大小的花盆,我很是犹豫,但一听到阳台里晴姐那越来越娇媚的呻吟,似乎开始享受起被干屁眼来,我就狠下心抱着花盆就跑上了楼。

  「哦哦……宝贝晴儿……我干的你屁眼舒服吗……」

  而当我刚到阳台上时,就听到下面传来齐总这般淫邪的话语。

  我不禁咬了咬牙,真想就这样把花盆给扔下去,砸死那个死肥佬!

  「嗯……舒服……啊啊……」

  「哪里舒服?」

  「嗯嗯……屁……屁眼……舒服……」

  晴姐的回答让我周身一冷。

  向下瞥了一眼,发现齐总正喘着粗气在肏弄着晴姐的后庭,晴姐雪白的娇躯映着淡淡的绯红之色,而她正努力的回过头来,让齐总能够看到她此刻那张情动迷乱的美丽脸颜。

  由于被齐总那油光发亮的大肚腩挡住的原因,我这一眼,竟漏过了齐总的手。他竟在一边用黝黑的菇头肉棒抽插晴姐的后庭,一边还用手不断插入下面晴姐的蜜穴里,两穴齐飞,双管齐下,只插得晴姐娇吟连连。

  感受着齐总那肥胖的身躯动作越来越快,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当下赶紧将花盆放在阳台边墙上。这个楼层的阳台,或许也是考虑到可以种植盆栽的缘故,故阳台边缘设计并不是围栏,而是实体墙壁,且设计的宽度比之楼下要窄了许多。
  我将花盆位置对好,刚好掉下去可以砸中齐总。

  「哦……骚屄里竟然都湿成了这样……告诉我……是不是婚礼那会儿就想要了?」楼下,齐总手指飞快抽插晴姐蜜穴道,就连我这个位置,都能清楚听到晴姐小穴里传来的汹涌水声。

  「嗯嗯啊啊……啊啊啊……不要说……」晴姐闭上眼。

  「那就是想要了呗?是不是看见前男友就受不了了?」齐总堆满横肉的老脸恶笑道。

  说着,齐总将湿淋淋沾着淫液的肥硕手指从晴姐小穴中抽出来,转而伸到了晴姐努力回过头来的樱桃小嘴前,晴姐睁开眼,眸光迷离,张口就将齐总湿淋淋的手指含入了樱唇之中。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哦哦……」

  晴姐一边呻吟一边吞吐舔舐着齐总手指上来自她小穴深处的淫水。

  「那要不要把他叫醒,我们一起干你?」

  齐总说着,将另一只手也伸到了晴姐臀沟深处饱满隆起的蜜穴上,探了一根手指插进去挖了挖道,「你这里现在很空虚很想要吧?不来个两根鸡巴怎么能满足?」

  齐总这一声,将正在焦急调试手机的我吓了一大跳,我赶忙低头看去,就见晴姐浑身一颤,胸前浑白滑腻的乳肉在颈项的遮掩下裸露出少许,晃动之间依稀可以看见那嫣红的乳头。她拼命摇头,声音里带起哭腔道,「不要……我死也不要……」

  「怕他看见你这幅淫荡的样子吗?」齐总边干边加速手指在晴姐小穴中抽插,同时另一只手,手指却是撬开晴姐的小嘴,将手指在晴姐小嘴中淫靡地搅动着。
  晴姐呜呜呻吟,眸子里水光潋滟,一丝丝口水淫液从粉色唇角流溢而出,拉成淫靡的丝线,最终滴落在乳房之上。

  「嘿嘿,如果让他知道,就在那婚礼之上,你堂堂高贵冷艳的唐大明星,却在那漂亮华丽的纱裙下,什么都没穿的话,还不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我拿着手机的手一滞。

  不是吧?晴姐在婚礼上,纱裙下竟然什么也没穿?我不禁想到,当时那么多人,晴姐纱裙下竟然是真空的?纱裙下就是光溜溜的肥美蜜穴?

  我拧起了眉,说不出来的愤怒。

  「嗯嗯……别说了……你住口啊……」

  「呦,生气了?那下次连胸罩都不许戴……我看你还怎么遮掩……」

  「到时候唐大明星胸口春光乍泄,粉嫩的两点激凸若隐若现,这定是要上头条啊……」

  齐总边用力抽插边笑哈哈道。

  我已经没有了丝毫表情,快速将手机调成振动模式,放在花盆之下,选好角度,最后看了一眼,便转身向楼下奔去。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就在我转身离去时,晴姐这突来的高潮娇吟,顿时将我的心撕的破碎不堪。
  「哦……真是淫荡的身体……这样竟然都高潮了……」齐总啧啧称奇道。
  齐总这时将飞速抽插唐晴蜜穴的手指停了下来,湿热蠕动着的娇嫩穴口,一道汹涌水箭激射而出,尽数射在了齐总的大腿上。

  而齐总,耸动的肉棒蓦然加快了抽插后庭的速度。

  「对了……你这两天和任导多联系一下……他最近有部新片要拍……喏,机会我现在已经给你了……哦……你自己也要把握得住……」

  高潮中的唐晴杏眼迷离,「嗯啊……我知道了……」

  「……还有……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千万严禁私下里谈恋爱……更不许私下和人乱搞……若被狗仔拍到,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齐总道。

  唐晴把着阳台围栏的手微微下滑,将挺翘的美臀再度高高抬起,迎合着男人快速的抽插后庭。就见她饱满的蜜穴中,一股股高潮后的淫汁蜜液或从穴口滴落在地,或漫过阴唇,顺着修长笔直的大腿流下。

  唐晴喘息道,「哈啊……我被你们乱搞的还少么……」

  「那不一样,我们可是有安全措施的……不会被狗仔发现……对了……说到安全措施……你可绝对不能怀孕啊……不然这事可就捅大笼子了……我可不想才刚把你捧起来……哦……你就给我来个急速陨落……」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唐晴被干的呻吟不止,此刻唇角挂着丝丝淫液,也不知她听见了没有。

  「提醒你一下,那个任导他妈的比我还变态……你去时可要注意做好避孕……」

  见唐晴还在咿咿呀呀呻吟,齐总缓了缓抽插速度,拍了一下唐晴的翘臀道,「听到了吗?」

  「嗯……听到了……啊……好舒服……」

  「哦……真骚……今天虽然玩的简单不能尽兴……但你的表现我还算满意……」齐总吸了口气道。

  「嗯嗯……啊啊……」

  齐总又猛力抽插后庭数十下,突然粗喘口气道,「快……宝贝晴儿……快转过身来,我要射在你骚屄里……」

  说着,唐晴酥软的雪白裸体就被齐总拉转过来,然后面对面抱起唐晴「噗呲」一声,就将粗短黝黑的大肉棒尽根插入到了唐晴淫水泛滥的肉穴中。

  「啊……好粗……」唐晴顿即娇吟一声。

  而碰巧这时,我已经气喘吁吁下得楼梯,并且出现在了阳台边。

  顿时,搂着齐总脖子,双腿紧紧夹住齐总肥腰,被齐总抱在怀里插干做最后冲刺的晴姐,那双迷离泛着波光的水眸顿时与我四目相对。

  「啊……啊……」她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一般,喊出了这样含糊的哭音,尚流淌着一丝清冷神韵的精致脸颜霎时间苍白无血色。

  我心疼看着她,作势就要往阳台里去。

  「啪啪啪……」

  「噗呲……噗呲……」

  然而齐总却浑然不觉,只管抱着晴姐奋力快速操干,肉棒就仿若汹涌腾挪的巨龙,一次次进出在晴姐紧窄的美穴之中。

  「啊啊……不要……别啊……啊啊……」

  晴姐冲着我拼命摇头带着哭腔,也不知是在呻吟还是在冲我说话了。她被肏弄的雪白娇躯上下颠簸,颠的胸前乳浪滚滚,她紧紧抱住齐总的头,不给齐总转过头来的机会。

  我知道,此刻如果齐总若回头发现了我,那我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我整张脸都狰狞到了一起,眼里充满了弑杀之气。

  「啊啊……走啊……我已经坏透了……我就是个坏女人……啊啊啊啊……没人要的坏女人啊……啊啊啊啊啊……」

  晴姐那被肏弄不住摇摆的螓首,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她不住冲我摇头,一边呻吟一边却是让我快走。

  我没有理会,而是迅速走回客厅,从茶几上拿起晴姐的手机。

  「哦……宝贝晴儿……快说你喜欢鸡巴……」

  阳台里,齐总这时候的喘息越来越粗,他们下体传来的「啪啪」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他急吼吼道。

  晴姐怔怔看着客厅里我的一举一动,她在听到齐总的话后,将胸前跳动的双乳贴到齐总胸膛上,绝望一般呻吟呜咽起来,「啊啊啊啊……我喜欢鸡巴……喜欢大鸡吧……」

  「哦……只要有大鸡巴……谁都可以干你……」

  晴姐泪水横流,看着我快步走来,她埋首于齐总勃间道,「啊啊啊……只要有大鸡吧……谁都可以干我……」

  「哦……我的宝贝晴儿……快喊我爸爸……」

  「啊啊……爸爸……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晴姐竟然又高潮了。

  「呜呜……呜呜……」

  齐总肥厚的大嘴这时候疯狂找到了晴姐深藏于他勃间的樱唇,一番示意后,晴姐便满脸泪水的仰起细白颈项,娇美容颜不敢看我,冰凉的两瓣薄唇被齐总狠狠吻了去。

  「噗呲……噗呲……」

  「嗯嗯呜呜……嗯嗯嗯嗯……」

  一时间,两人下面的性器在死死交媾,上面的双唇也在抵死缠绵,舌吻不停。
  而我,却是用晴姐的手机拨打了我的号码,我心想着,终于赶上了。

  赶在这个死肥佬射精之前。

  「哦……宝贝晴儿……爸爸要射了……射进女儿你的骚屄里去……可……可以吗?」

  晴姐忽然睁大眼睛,她泪流满面的死死盯住我,那张冰肌玉颜没有血色,箍在齐总身上的娇躯全身都在颤抖不停。

  「不……不可以……」

  「不可以啊!」

  晴姐突然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楼上阳台手机开始震动,并迅速带起其上本就露出阳台一小半的花盆,我心里在默数着……「哗!」

  摇摇晃晃的花盆砸了下来!

  「齐总!」

  当下,我顿时做出英勇扑救状,在晴姐的震惊里,我一个飞扑扑到齐总身前,却是不动声色一把就将她从齐总怀里抢过。这一瞬间,我就看到,两人紧密结合、淫汁喷溅的下体被强行分离,而就在分离的那一刹,齐总的肉棒喷射出大股浑白精液。

  我旋即将两人往阳台左侧一推,「砰」的一声,花盆重重砸在我的头上,一股冰凉彻骨的鲜血湿意顿时从头顶处蔓延开来,我呆了呆,嗓子里艰难发出「呃呃」两声,便应声倒地。

  意识朦胧里,我就看到晴姐满脸泪水,惊呼爬上前来,而齐总在稍稍愣神之后,就焦急大吼道,「快打120!」

  呵,苦肉计,成功了啊。

  再最后看一眼将我抱在怀里的晴姐,她大腿内侧精液狼藉,总算,没有射到里面去。

  意识,终而消散。

  ……

  晴姐,说真的,在看到你被男人糟蹋时,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的今天,我的心,其实都疼得厉害。

  但你体会过我的痛苦吗?体会过渺小如蝼蚁那般的我,却要面对绝对惹不起之人,恣意玩弄你那美丽躯体的深沉无助与绝望吗?

  两年后的重逢,如果这便是你所带给我的惊喜的话,那么我宁愿不与你重逢。
  可是如今,你已坠落地狱的底端,而我也已彻底沦为了一个混蛋。

  但是,我从未放弃过挣扎。我会努力爬上去!不知死活的爬!不择手段的爬!
  然后终有一天,我会下去救你。

  即便救上的,只是一具尸体。

  (这章写的我有些难受,不太想写了……原本这章会透露几件唐晴的惨事,但我还是心软了,竟然对她下不了手……)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