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欧阳克】(12)【作者:北斗星司】
【风流欧阳克】(12)【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53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2章为国卖妻,黄蓉绝望

  再说此时的蒙古大军,也已经逼进了襄阳,只不过和神雕侠侣时期不一样,此时的大理段氏并未被蒙古所灭,而是已经依附在了蒙古的麾下,大理皇帝段正明乃是一灯大师段智兴的侄子,此时自知惹不起蒙古,为了大理百姓,只得借道让蒙古人而行。

  而此时由蒙古大汗蒙哥率领二十万大军从北逼近襄阳,而忽必烈则借道大理,率领十万大军从南进军,预拟两路大军合围襄阳,一举而灭大宋。

  这一招蒙古已经策划多年,可以说进行了无数的部署,而襄阳不过只有最多驻军五六万人,在蒙哥和忽必烈看来,是绝对无法抵挡自己两路大军合计三十万人的。

  蒙古这些年来可以说是纵横天下,如今西夏、满清、吐蕃、大理、俄国都已经尽数臣服蒙古,而蒙古本身的兵力也有六十万人,若是满清等国联军的话,达到一百万二十万大军也非难事,但是其他诸国毕竟是狼子野心,臣服蒙古只是权宜之计,而蒙古自身也是分为派系和部落的,这次调集三十万大军,已经是蒙古所能出动的所有蒙哥和忽必烈能出动的军队了,这一战若是胜了,那自然是蒙古千秋万载,一统天下的基业奠定而成,若是无法攻克襄阳,也最多是铩羽而归,但若是这三十万大军在这一战中出现什么岔子,那对于蒙古那可就是致命的打击了。

  要知道成吉思汗已死,蒙古的其他亲王、贵族其实对蒙哥这位大汗并未十分忌惮,蒙哥在蒙古的权力也是受到很多的限制,一旦兵败,可以说蒙古立刻就会陷入到内乱当中。

  而在襄阳的郭靖,非常明白这点,也自常常叹息,若是朝廷能给他增兵五万,再配合上襄阳城中的丐帮弟子,又有充足的粮草,自己也不至于被动防守了。
  要知道,郭靖曾经在蒙古多年,深知蒙古骑兵的弱点,南宋山丘河水甚多,蒙古骑兵在此根本无法施展,而攻城略地,蒙古军队自然是远远不如南宋军队强悍,而郭靖若有足够的兵力,借着南宋的地势、丐帮等高手的协助,不求收复失地,但要蒙古无法入侵南宋,却也不难。

  只可惜,朝廷当中主昏臣奸,从未想过为他襄阳增兵,郭靖自然是十分的郁闷。

  而此时,郭靖得报,蒙古两路大军南北并进,三十万大军要合围襄阳,一举而灭大宋,郭靖心知此事非同小可,也是在这一年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共抗蒙古。

  而收到了郭靖的邀请函,江湖上很多有志之士,倒也是十分响应,但是那些名门大派,却是一个响应的都没有,这第一原因乃是少林、峨眉、五岳剑派、青城等门派畏惧蒙古强暴,不敢派人响应,二来也是因为此时少林、武当、峨眉、昆仑、五岳剑派等正在策划攻打魔教明教的总坛光明顶,如今正在筹备粮饷,所以就算是武当张三丰心怀天下,也最多就是派了两名三代弟子带同十数名弟子响应郭靖,至于其他门派,除了派遣一些无足轻重,比如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派出了弟子陆大有、英白罗来参加之外,再无表示,不能不说令人心寒。

  「靖哥哥……」此时在襄阳城中的的郭府,已经年过五旬的大侠郭靖,正在大厅中看着地图思索着,而此时一名身穿蓝衣的中年美妇缓缓走来,正是郭靖的妻子,号称武林第一美人的黄蓉。

  黄蓉比之郭靖年纪也只小了三岁,此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女子,但是因为长期养尊处优,吃的好住的好,外加修炼道家内功养颜驻容,所以望之也就大约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完美无瑕,倾国倾城的美貌比之当年也不逊色几分,而连续生了三个孩子之后,身材也并未走样,反而在绫罗绸缎包裹之下,还更显丰满凹凸,迷人心扉。

  「你还在忧心襄阳战事?」黄蓉走到了郭靖身边,轻柔地缓缓说道。

  「唉……」看了一眼身旁的爱妻之后,郭靖畅谈了一声,说道,「蓉儿,这一战真是非同小可,乃是蒙古大汗亲征,带来的想必是蒙古最精锐的部队,襄阳如今只有军队数万,而且粮草不济,这一战实在是非同小可啊……」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如今我夫妻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黄蓉叹了口气说道,如今襄阳的粮草早已经不多了,如果是支持两三个月那还没问题,可是假如蒙古初征不利,采用围困的方式长期作战,到时候城中粮尽,如何抵挡?要知道蒙古灭了金国、征服满清,打瘫西夏、大理、俄国,以及西域诸国,这几年在忽必烈和蒙哥改革下,国力大增,据说其国家储备的粮食已经达到了大概一千万石,就算是出动百万大军,也足以支撑一年之久,更何况此时只有三十万大军,而襄阳却已经十余年没有接受到朝廷的任何援助,如今的粮食大部分都是靠郭靖黄蓉多方筹措,外加实行军屯得来,想要和蒙古打消耗战纯粹就是找死。
  每每想到此事,黄蓉就内心恶心无比,她不是不知道,南宋这些年来大开海业,外加江南鱼米之乡,最不缺的就是粮食,临安太仓所蓄战备粮估计已经接近一千万石,而国库更有存银接近一亿白银,但是那些在南宋临安吃喝玩乐的贵族,宁愿将钱拿去给自己的小妾买各种珍贵的珠宝首饰,也不肯拿出一丝一毫支援襄阳的战场,如此的朝廷,有何效忠之意?若不是为了郭靖,黄蓉早已经一走了之。
  其实黄蓉也不是不明白,郭靖心里对南宋朝廷也是毫无好感,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能保护那些南宋的无辜百姓,因此这些年郭靖从未想过要为自己谋取一个一官半职,只是现实是残酷的,郭靖在朝中无人,而吕文德昏庸无能,每日只是沉迷酒色,做个甩手掌柜,虽然也写过奏章向朝廷求援,但因舍不得出钱贿赂贾似道等大官,所以每次求援都是泥牛入海,毫无音讯。

  其实黄蓉也知道,以自己郭家的财力,准备厚礼美人贿赂贾似道等人也非难事,到时候送了金钱美人,弄来援兵粮草也是可以的,可是黄蓉并不关心襄阳的死活,她只是想要帮助郭靖,而郭靖从来也没想过行贿之事,郭靖既然不提,黄蓉自然也从来不说,免得引起丈夫反感。

  「对了,靖哥哥……」此时的黄蓉和郭靖说了几句话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你感没感觉到,这次芙儿和襄儿自从送了请柬回来之后,便有些奇怪了?」
  「有什么奇怪的啊?」郭靖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最近襄阳战事吃紧,郭靖可没心思去关心自己的两个女儿如何。

  黄蓉犹豫了片刻,说道:「我观芙儿和襄儿时不时地会在见面之后忽然脸红耳赤,芙儿更是时常没端地发脾气,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而襄儿则是常常呼吸急促,脸色古怪,感觉……感觉……」

  「芙儿从小脾气暴躁,桀骜不驯,闯了不少乱子,有时候发脾气也是寻常,至于襄儿更是精灵古怪,这小东邪的性子我们捉摸不透,也是寻常的,蓉儿,你太多虑了……」郭靖倒是丝毫不在意此事。

  黄蓉知道在丈夫的心里,一切以襄阳为重,自从来了襄阳以后,关心战事,很少对三个子女有什么特别关照,因此从小照顾孩子都是黄蓉所做,想到这里,不禁默默叹息。

  两个女儿的异状其实黄蓉瞧出已久,只是襄阳战事和英雄大会的布置问题实在是太多,黄蓉也没抽出时间去询问三个子女,此时黄蓉想来,如今两个儿女的十六岁生日快到了,还是等这两天找个时间,给襄儿和破虏准备长寿面,到时候在套套她们的话,也就是了。

  「郭大侠,郭大侠……」就在此时,随着一声急促地叫喊声,一人快步奔进了大厅当中。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襄阳安抚使吕文德。

  「吕大人,您怎么来了?」郭靖黄蓉均是吃了一惊,他们都没想到吕文德居然会在此时来到郭家,要知道这位吕大人平日里都是在自己的府邸和自己的女人嬉戏,可从未在这个时候来过,难道是有什么紧急军情?

  「郭大侠,黄帮主,大喜啊,大喜啊……」此时的吕文德激动地对着郭靖黄蓉说道,「皇上御驾亲征,率领十万大军,同时运来二百万石粮草,已经来到了襄阳,如今已经到了襄阳城外驻扎……」

  「什么?!」此言一出,郭靖黄蓉均是大吃一惊,接着郭靖惊喜交加,说道:「皇上御驾亲征?还带来十万大军和二百万石粮草?」这个消息对于郭靖来说绝对是无比的激动啊,十万大军,如果在加上襄阳的五六万人,以及丐帮的数万精锐,那襄阳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大概二十万人,到时候如果再加上前来襄阳支援的各路好汉,那和蒙古就有了持平的优势,而粮草充足,有二百万石粮食,就算不敌,也可以据险而守,可以说这十万援军和粮草带来,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而同时,大宋皇帝御驾亲征,也能极大的刺激将士们的士气,因此可以说现在的郭靖心里面是非常的兴奋啊!

  只是黄蓉却觉得奇怪,她可是知道,当朝皇帝宋理宗是个酒色之徒,平日里连皇宫都不出半步,怎么今天会亲临前线?这不合理啊……

  「吕大人,这大宋皇帝平日里沉迷酒色,怎么会忽然跑到前线来啊?」黄蓉直接问道,她反正是从来没把什么大宋皇帝看在眼里,所以自然是爱咋说咋说。
  若是旁人这般说大宋皇帝的话,只怕吕文德直接就会大喊说这人大逆不道,可是黄蓉的个性吕文德是明白的,而且如今襄阳也要依靠郭靖黄蓉夫妇,所以对黄蓉这藐视皇帝的言语,吕文德一向是采取的是就当没听见的政策。

  此时吕文德就回答道:「黄帮主,你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与不久之前驾崩,如今是太子即位,是为新君……」

  皇帝归天的消息,由于如今古代消息传播不灵通,外加襄阳这边战事很紧,黄蓉也从未关注过大宋的朝廷,而吕文德在知道了之后,也从未跟郭靖黄蓉提过,所以直到现在,黄蓉才知道了,大宋皇帝居然已经驾崩了。

  黄蓉一听皇帝驾崩了,如今是新皇即位,而如今这位新皇一上台就跑到前线来,还给襄阳增兵添粮,想来应该不是一个昏君,黄蓉更是想到,如果这位新君有魄力,能够组建军队北伐、将那些蒙古鞑子赶出中原,那自己和靖哥哥不是就有太平日子过了吗?想到这里,黄蓉心里不禁大喜。

  而这一点,郭靖也是想到了,心里也是欢喜,要知道他虽然对大宋朝廷不怎么感冒,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百姓,可是如果大宋可以出一个厉害的君王,能够带兵北伐,收复失地,那郭靖对这样的明主当然也是要尽忠的,毕竟大宋如今还是合法政府,郭靖心里要说没有一点忠君之心,那自然是假的,只是郭靖不愿意为昏君效劳罢了,但这并不代表郭靖不承认南宋这个小朝廷的啊……

  「郭大侠,黄帮主,总之圣上亲自驾临襄阳,这是襄阳之福……」吕文德激动地说道,「皇上早已经听说过二位镇守襄阳的大功臣的名字了,如今圣上求贤若渴,今晚要在临时行宫,也就是我的府邸上设宴款待二位啊……」

  「哦,我夫妇二人定然前往……」郭靖和黄蓉对皇帝要请自己二人吃饭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当然不会不去的了。

  「那好,那好,等时辰到了,我派人立刻来接二位前往……」吕文德微笑着说道,他现在心里可是激动死了,如今皇帝亲临了襄阳,如果自己可以好好表现的话,那加官进爵自然是必须的,吕文德可是早就希望升官了,只可惜这些年来一直得不到机会啊……

  等到吕文德走了以后,黄蓉却是有些不自在地说道:「靖哥哥,一会儿要去跟皇帝吃饭,那蓉儿是不是也要给皇帝下跪啊?」黄蓉可是个十分高傲的女人,这辈子也没给谁下过跪,等会儿却要给皇帝下跪,心里有些不自在啊……

  「蓉儿,我们毕竟是大宋的子民,而皇上如今亲临襄阳督战,对襄阳可是大大的好事儿,有些礼数还是要遵守的……」郭靖知道爱妻的脾气,当下这么安慰她。

  「我知道的,靖哥哥,蓉儿知道以大局为重,你放心吧……」黄蓉知道丈夫的觉悟,自己是不能给他拖后腿的,所以也是善解人意地说道。

  只是,郭靖和黄蓉都是不知道,今天晚上去赴宴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等到他们见到皇帝的时候,只怕会立刻大吃一惊,嘿嘿嘿……

  当天傍晚时分,郭靖和黄蓉已经各自骑上了好马,在吕文德派来的人的引领下,朝着吕文德的府上而去。

  很快的,夫妇二人已经来到了吕文德的府邸门口,这里如今已经成为了皇帝的私人临时行宫,站岗的侍卫也比平日里多了好几倍。

  郭靖黄蓉夫妇在门口表明了身份之后,立刻就被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给引进了府中。

  「请问公公,今晚不知有哪些人赴宴?」郭靖此时跟着那个太监边走边问道。
  那太监说道:「这个咱家不知,咱家只知道今晚皇上只是宴请二位大侠,其他的咱家一概不知……」

  听到皇帝只是宴请自己夫妻二人,郭靖黄蓉明显一愣,而黄蓉皱了皱眉头,天性敏感的她,心里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可是却又说不好是什么感觉,至于郭靖,则是没往其他地方想。

  转眼间,郭靖黄蓉就已经随着那个太监,来到了一处厅房当中,而屋子里的中央,正有一个身穿龙袍的高大男子,正背对着郭靖黄蓉。

  在太监的引领下,郭靖黄蓉走了进来,太监对着皇帝躬身行礼道:「皇上,奴才将郭大侠和黄帮主带来了……郭大侠,黄帮主,还不快拜见皇上啊?」
  黄蓉进来的时候看了看屋子,发现这里并未摆任何的酒席,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在这里吃饭的,她心里更是疑惑至极。

  不过此时的郭靖听到了太监的话,已经立刻跪了下来,黄蓉一见,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跟着丈夫跪在了那皇帝身前,磕头道:「草民郭靖(民妇黄蓉),参见吾皇……」而那个太监已经赶紧退了出去了。

  「哈哈哈……蓉妹妹,你这一跪下来,这屁股翘的真是翘的老高啊……」就在郭靖黄蓉低着头的时候,忽然,一个让郭靖黄蓉大吃一惊的声音一下子传来,让夫妻二人都是大吃一惊。

  郭靖黄蓉立刻站起身来,登时看到了,那身穿龙袍之人,此时已经转过身来,但见他眉目俊秀,高鼻薄唇,而这张脸对于郭靖黄蓉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

  「欧阳克!」郭靖和黄蓉一齐惊叫出来,他们都已经认出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西毒欧阳锋的侄子,当年在牛家村,郭靖黄蓉亲眼看到被杨康所杀的欧阳克!

  饶是郭靖黄蓉都是胆大包天的人物,可是此时却也已经吓得脸都白了,毕竟一个在他们印象里已经死了三十多年的人,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这就像是见鬼一样的可怕,所以郭靖黄蓉此时都已经呆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欧阳克,尤其是黄蓉,更是花容当场失色。

  而此时的欧阳克也已经注意到了黄蓉,这一瞬间,欧阳克便眼神迷醉,无比痴迷,眼前的这个蓉妹妹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保养得当,皮肤白皙,说是三十岁的少妇想来都有无数人相信,而她的绝色美貌如今展现在欧阳克面前,更令这色狼立刻欲火大盛。

  而就在这一刻,欧阳克身形一闪,施展出逍遥派当中的至高无上的心法功夫,犹如鬼魅一般,扑将上前,一把将黄蓉的身子抱在怀中,同时左手顺势点了黄蓉身上的几处穴道,令她的武功一时之间施展不出来,虽然还可以行动,但是却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

  欧阳克制服黄蓉只是在一瞬间的事情,本来以郭靖黄蓉的武功,世间能够一招制服他们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但是一来死去多年的欧阳克忽然复生出现在他们眼前,令夫妻二人惊骇至极,二来欧阳克此时的的武功原本就高出郭靖黄蓉不少,而吸了杨过雄厚的内家真气之后,更是功力大增,外加逍遥派的武功本就是以速度见长,因此突然袭击之下,欧阳克竟然在一招之内便将黄蓉制服。

  而在制住黄蓉穴道之后,欧阳克的大手立刻顺势伸到了黄蓉丰腴的熟妇臀部上,抓着这自己日思夜想的美人儿的大屁股便是狠狠地捏揉。

  「啊!」在这一瞬间被欧阳克制服,而自己那除了丈夫之外,从未有人摸过的女人私密之处,如今居然被这恶贼给捏住了,黄蓉又惊又怒,立刻尖叫道,「你放开我,你这恶贼!」同时伸手捶打欧阳克的身子,可是此时的她武功丝毫施展不出来,如何能挣脱出欧阳克的怀抱?

  「哈哈哈……蓉妹妹的屁股好翘好圆啊……」欧阳克此时终于将自己最渴望的女人拥入怀中,虽然她已经五十多岁,可是依然让欧阳克无比迷恋。

  「你放开蓉儿!」此时的郭靖眼见爱妻受辱,立刻大怒,心里也不管欧阳克为何复活,也不管他为什么成为皇帝,现在他只想立刻救出自己的妻子,于是毫不犹豫地便挥掌打向欧阳克,他此时武功修为已经达到绝顶,降龙十八掌功夫更是炉火纯青,只不过可惜的是,他遇到了欧阳克,这位身具逍遥派绝学的当世绝顶高手。

  在将黄蓉这美艳熟妇抱在怀里的时候,欧阳克就知道郭靖绝对不会干站着看着自己的妻子受辱,而自己的武功虽然在郭靖之上,但是郭靖一身武功终究非同小可,所以欧阳克也是不敢怠慢的,在郭靖刚一手那一刻,欧阳克一手搓揉着黄蓉丰满的臀部,一手揽着她的大腿,将之搂在怀中,便施展出逍遥派最厉害的轻功绝技凌波微步,和郭靖在整个厅堂内纠缠起来。

  今日的局面欧阳克早就已经料到了,所以刚才已经跟外面的侍卫说过了,听到天大的声音也不要进来,而此时欧阳克抱着这迷人的美人儿,边施展凌波微步躲避郭靖,一面用自己的淫手,不住地在黄蓉的胸部、臀部、大腿、纤腰等敏感部位抚摸。

  此时的欧阳克早已经激动欲死,这个美人儿是自己一生都在渴望的绝代尤物,可惜前世不能一亲芳泽,如今终于将之搂在了怀里,尽情玩弄,简直是太棒了。
  「啊啊……你这恶贼……放开我……啊啊……混蛋……我杀了你……啊……放开我……」可怜的黄蓉,饶是她智计无双,此时被欧阳克这般戏弄却也是毫无办法,她武功被封锁,周身内力根本施展不出来,而毫无内力的她又被欧阳克抱住身子,无法挣脱,伸手捶打欧阳克也是毫无作用。

  而这个恶贼此时施展出这种奇特的步法,自己的丈夫靖哥哥怎么也无法抓住她,而这个淫贼居然在奔行的时候,不住地轻薄自己,摸自己那只有丈夫才触碰过的奶子、臀部、大腿……自己的身子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抚摸,黄蓉只觉屈辱无比,眼泪狂泄,嘴里咒骂,身子挣扎,却是毫无其他办法……

  而更让黄蓉感到十分震惊的是,这个恶贼抚摸自己的身子,当那恶心的手掌滑过自己腰臀胸腿等私密部位的时候,黄蓉竟然感觉到周身传来一股燥热酥麻的快感,这种奇特的感觉,竟然让黄蓉下身那已经干枯多年的女性私处,有了湿润之像……

  要知道,郭靖这个人并不好色,外加修炼道家内功,更是要禁欲,因此就算再是年轻之时,他和黄蓉做爱的次数那也不是很多的,而自从当年黄蓉生下了郭襄姐弟之后,郭靖忙于城防和训练兵卒,每天都要从早忙到晚,外加上了年纪,因此这十六年来,郭靖居然一次都没和黄蓉干过那事儿……

  但是五十多岁的黄蓉却因为长期修炼内功,驻颜养容,正是坐地吸土的年龄,长期得不到男人的滋润,自然是在午夜梦回之时,会性欲难耐,而此时被身怀魔种的欧阳克这般在凌波微步的移动中轻薄,黄蓉压抑已久的生理欲望,居然在此时被挑拨起来……

  「怎么会……我怎么会被这个恶贼摸的……摸的那里……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黄蓉此时当然非常明白,自己居然在这个恶贼的抚摸下动情了,只是她心里对郭靖用情甚深,绝对不相信自己会被丈夫以外的男子挑拨动情,可是她心里是这么想,身子却不能不投降在欧阳克的魔种威力下,不到片刻,黄蓉便俏脸晕红,四肢酸麻,整个人的挣扎力量越来越小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欧阳克体内的魔种可以说是天下任何女人的克星,黄蓉再怎么厉害,终究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女人,又如何抵挡得住欧阳克这绝代淫魔的淫威?

  「哈哈哈……蓉妹妹,你的脸好红啊……看起来你已经有感觉了吧?怎么样?你感觉到了吧?我的鸡巴现在正顶着你的小腹呢,哈哈哈……」此时在黄蓉的肉体上大展风流,欧阳克的欲火已经完全被挑起来,那根奸淫过无数女人的巨物,已经很雄伟地顶在了黄蓉的小腹上,而他也能感觉到,黄蓉的身躯在发抖,这绝对不是害怕,而是那种感女性动情的征兆。

  很显然,自己的魔种之力,已经完全让这个女人陷入到了自己的掌控中。
  「你胡说……鬼才有感觉……靖哥哥……你快救我……救我啊……你这恶贼……不得好死……」黄蓉此时身体已经逐渐向欧阳克投降,要知道她的衣服都还没脱呢,由此可见这个五十多岁,正值更年期的女人有多饥渴,可是她嘴上还嘴硬。

  「蓉儿,我马上来救你!」此时的郭靖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身子的变化,他此时真是惊怒交加,以他此时的武功,当年的欧阳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谁知道现在的欧阳克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种奇特的步法,而轻功身法本就不是郭靖的强项,此时在整个屋子里,郭靖展开降龙十八掌追着欧阳克乱打,却每次都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倒是打碎了屋子里不少桌椅板凳和花瓶瓷器,却无论如何打不到欧阳克,而自己的妻子却被欧阳克这淫贼在一边移动的时候一边轻薄,郭靖心里越发急躁,出招也是越猛。

  「哈哈哈……郭靖,你看看蓉妹妹现在都在发抖呢,看起来你已经很多年没让蓉妹妹发抖了,真是的,蓉妹妹嫁给你真是瞎了,话说我还没看过蓉妹妹的身子呢,现在却要瞧个清楚了……」此时的欧阳克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掌在黄蓉的锦缎衣裳上轻轻滑过,黄蓉登时感觉到一股热气从自己的身上流过,接着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她的衣裳竟然一片片化作了碎布,在欧阳克和黄蓉的移动中,从黄蓉的肉体上离开,登时露出了这五十多岁的迷人熟女妇的雪白肌肤。
  「啊!」黄蓉的衣服此时离体,身上只剩下了一件小红肚兜和一条粉红色的亵裤,黄蓉雪白的脊背和肉感十足的熟妇大腿立刻一览无遗,黄蓉一生忠于郭靖,此时居然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解衣露体,羞愤之下,绝望地大喊出来。

  「蓉儿!奸贼!」眼见爱妻的衣服被欧阳克不知道以何种手法打破,郭靖惊怒交加,出手更是凌厉,他脚下此时已经换上了天罡北斗阵的步法,配合手上的功夫,便如同郭靖一人分身化七一般,这已经是郭靖身法的极限了,可是此时还是无法追上欧阳克。

  要知道逍遥派的凌波微步乃是天下第一流的轻功,而欧阳克的内力外功均是远远胜过了郭靖,此时的郭靖又如何可能追的上他?

  「蓉妹妹……我终于看到你的身子了……」欧阳克刚刚以深厚内力将黄蓉的外衣和内衣给用内力震成了碎片,而却又不伤黄蓉的身子,这份功夫也实在是非同小可,而接着欧阳克随手就叫黄蓉的红肚兜给扯下来,立刻就让那对诱人的熟女大乳房一览无遗。

  此时欧阳克轻轻将黄蓉的身子托开,一边移动一边凝视着那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的胸部,黄蓉生育过三个孩子,一对豪乳那可是不小的,鼓鼓的圆肉,凸起峰峦,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但是竟然保养的犹如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一样,乳房挺翘,虽然黄蓉的两点乳头葡萄已经因为年龄原因而颜色变暗,可是这已经足以让欧阳克激动无比了。

  天呐,这具身体,欧阳克也不知道已经和惦记了多久了,如今就这样暴露在自己的面前,欧阳克简直是感觉,做神仙都没这么爽啊……

  「呜呜呜呜……你不许看……你不要看……救命……啊……不要看……靖哥哥……啊……」贴身亵衣被欧阳克给脱掉了,黄蓉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一对饱满的胸部已经彻底被眼前这个无耻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无尽的屈辱让黄蓉真恨不得立刻死去。

  可惜,黄蓉的哭喊除了让欧阳克更加激动以外,毫无作用。

  「蓉妹妹,你的胸部好美,我不但要看,我还要摸,还要揉……」欧阳克激动地一手捧着黄蓉的脊背,一手就已经毫不客气地抓住了这之前只有郭靖才摸过的武林第一美女的胸部,按在手心,肆意抚摸起来。

  当欧阳克的手掌真正触碰到黄蓉的乳房的时候,那种激动难忍,仿佛世界已经在自己脚下的满足感,令欧阳克欲仙欲死,终于,自己可以心愿得偿,好好玩弄这个自己心里最美的女神了。

  说真的,虽然欧阳克这个人十分的好色,可是五十多岁的女人还真是从来没有玩儿过,而现在抚摸着黄蓉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欧阳克却难以置信,想不到蓉妹妹虽然年过五旬,可是依然肌肤滑腻,玉乳柔软,捏起来当真是无比舒畅。
  「呜呜……啊啊……不要……不要捏……啊……混蛋……啊啊……啊……」
  此时的黄蓉已经被欧阳克这个恶贼几乎脱光,身上就只余下一条粉红的亵裤,上身的敏感私密的部位,被这个恶贼淫邪地玩弄,黄蓉心里当然羞耻无比,可是此时近距离感受欧阳克厉害的抚摸,黄蓉的生理欲望却被欧阳克更加厉害的挑拨起来,乳房上伴随着男人的搓揉,一股股从未有过的快感,不断地袭扰着黄蓉的身心,令她越来越觉得周身无力,下体早已经干枯多年的花蜜之处,此时如同生机焕发一般,不住喷涌出水,把可笑的亵裤都给打湿了。

  「嘿嘿嘿……看起来这天仙一样的人儿已经动心了,我的计划也可以实施了啊……」此时的欧阳克已经可以感觉到黄蓉的性欲已经被自己挑逗起来,当下一边移动,一边大叫道:「郭靖,你难道忘记了襄阳和后面正可能被蒙古人所璀璨的大宋子民了吗?!」

  此时的郭靖和欧阳克追逐良久,同时不断击打出自己的绝学降龙十八掌,内力本来已经颇有消耗,忽然又听到欧阳克说出这番话来,并且欧阳克说出这话的时候,本身已经运用上了自己逍遥派的绝学摄心术,所以郭靖一听之下,竟然愣住了,接着站立不动,有些茫然地看着欧阳克,因为在他的心里,天下的百姓、襄阳的安全和大宋的安危是他最为关心的,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妻子、女儿、儿子,此时欧阳克这么一说,就足以让郭靖停下了一切的行动。

  此时的欧阳克也停了下来,一把将黄蓉放下,搂在怀中,接着一只手插进她的亵裤里便去摸黄蓉的阴户。

  「你……你这恶贼……你不能摸那里啊……啊……靖哥哥……救我……啊啊……」黄蓉完全没料到欧阳克忽然毫无征兆地停下来,而且居然还直接把那只淫手插进了自己的下身,去摸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可是她此时却也只能嘴上呼救了,因为随着欧阳克的手触碰到自己那私密的肉洞之时,随着欧阳克手指揉搓,更大的快感从黄蓉的肉体上涌入脑中,搞的黄蓉周身酥麻,无力反抗。

  而欧阳克的手掌,伸到了黄蓉下体的最最隐秘的部位之后,心里自然是激动难忍,尤其是黄蓉的下身毛很多很迷,而中间的肉穴又是十分柔软,又已经出水了,更是让欧阳克越摸越开心。

  「恶贼,你放开蓉儿!」郭靖此时眼见几乎赤裸的爱妻呼救,又看到了欧阳克这恶贼居然把手插进了爱妻的内裤里去摸女孩子家最不能让丈夫以外的男人抚摸的地方,郭靖气往上冲摸,又要再度扑将过来。

  「郭靖,难道你忘了,你身边还有襄阳的百姓吗?!」欧阳克冷笑一声,丝毫不惧地说道。

  「什么?!」听到欧阳克在一次听到欧阳克提到襄阳百姓的时候,这一下又被惊住了,不自禁地再一次在欧阳克面前停下来。

  「你别忘了,郭靖,如今朕可是大宋的皇帝,不是当年那个白驼山少主了……」欧阳克嘿嘿笑道,「如今朕已经有北伐之意,当年岳飞岳元帅没有完成的事情,如今朕会带着大宋前去完成,难道这不是郭靖你最想看到的事情吗?!」
  「这……」郭靖此时停下来之后,才慢慢回过味儿来,他明白了,今天自己来这儿见的所谓的皇帝,不是别人,那正是眼前的这个欧阳克啊,可是欧阳克怎么会成为皇帝呢?这点郭靖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听到欧阳克所说,他有北伐之意,这不禁让郭靖听的怦然心动,身为岳飞的脑残粉,郭靖这一辈子都渴望北伐,渴望能够一雪靖康之耻,能够夺回汴京,能够将所有的异族赶出大宋……

  因此,郭靖一直在等待,希望大宋可以出现一位不亚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明主,可以带兵北伐,夺回河山,可是却一直没有等到,而郭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够死守襄阳,来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才不枉了学了岳飞的兵法。
  欧阳克非常了解郭靖,所以现在说出了北伐二字,立刻就牵动了郭靖的神经,欧阳克已经看到了,郭靖的眼中显示出了迷茫之色。

  「郭靖,你该知道,朕有多喜欢蓉妹妹……」欧阳克长叹了一声,说道,「如今我是皇帝了,我想要北伐,我想要能够把蒙古人赶出中原,让我们中原的百姓都能活的有尊严,都能够享受太平盛世,如今朕的大军,已经和郭靖你的襄阳军队合兵一处,我们一起联手,就能够击败蒙古,你难道想要放弃这次绝好的机会吗?你想置大宋百姓,襄阳父老的生死安危不管吗?!」

  「不!我不会!我不会!」郭靖听到欧阳克这般说,立刻激动地大叫道,「我怎么可能那样?襄阳的安危便是我郭靖的安危!只是……只是你不能侮辱我的爱妻……」

  「可是朕也需要得到朕想要的东西,是吧……」欧阳克冷笑道,「朕要做开天辟地的君王,要让天下百姓永享太平,但朕只是想要得到一点点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是蓉妹妹,郭靖,将来朕若做汉武帝,你便做卫青、霍去病,我们君臣联手,定然可以让天下重新太平,恢复汉唐之时我国的强盛国力,让天下都知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而要做到这点,朕希望你现在可以满足朕的这个心愿,你郭靖为了天下苍生,难道就不能牺牲一下个人的小小情爱?你不能这么自私啊!」
  欧阳克这番狗屁不通的歪理,此时被他以摄心术的功夫对着郭靖说出来,可以说是字字诛心,因为在郭靖的心里,民族大义,百姓安康实在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的多,更别提是自己的妻子的,而欧阳克一番忽悠,把自己比作「汉武帝」,把郭靖比作「卫青、霍去病」之流,而能够重建汉唐雄伟等巨大的画饼,又实在是让郭靖怦然心动,因为这就是他毕生渴望见到的情景,此时全被欧阳克说了出来,一下下都直接刺入郭靖的心房,让他的情绪摇摆不定。

  「你想想看吧,郭靖,你牺牲了自己的妻子,而换来的却是天下百姓的安危,你看看襄阳那些老弱妇孺,会因为你今天的牺牲而得到永远的幸福,他们也有老人,丈夫,孩子要供养,你难道就为了一点点你的私欲,就能置他们于不顾吗?」欧阳克此时已经看出郭靖心智动摇,立刻添油加醋,在上一剂猛药。

  「别说了,别说了……」郭靖此时咬了咬牙,默默地摇了几下头,然后不舍地看了黄蓉一眼,说道:「蓉儿,为了天下苍生……委屈你了……」接着,郭靖又恶狠狠地瞪着欧阳克,说道,「皇帝,我郭靖为了天下苍生,可以连命都不要,今日为了百姓我忍下这屈辱,但你且要立个誓言,若是你不一心光复大宋,却又如何?!」

  「那好,我立刻发誓,若他日我违背誓言,不行北伐,便让死后堕入十八层地狱,在史书上遗臭万年,陵墓为万人践踏!」欧阳克本就有北伐之意,此时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

  郭靖知道帝王最看重的就是死后之事,欧阳克既然发出这样的誓言,那定然是真的,当下眼中含泪,不舍地看了黄蓉一眼,转身就走。

  「郭靖!」黄蓉此时眼见郭靖为了所谓的天下苍生,居然就此离自己而去,呆愣了片刻之后,一声绝望无比地尖叫,就此从她的嘴里发了出来。

  黄蓉怎么也想不到啊,自己的丈夫居然会如此而做,为了所谓的襄阳的太平,为了什么北伐,就把自己给放弃了,让自己落在这个恶贼的头上任意欺辱,这简直是让黄蓉仿佛是从未认识过郭靖一样。

  但其实,黄蓉早已经想到了吧?在郭靖的心里,襄阳的安危其实是远远超过她这个妻子的,若是哪天自己被蒙古人绑架了,蒙古人拿襄阳要挟自己,郭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绝对不会为了襄阳而妥协半步。

  黄蓉知道郭靖爱国,知道郭靖的善良,可是……黄蓉内心是无法接受这个事情的,毕竟她就是一个自私的小女人,虽然从小听父亲讲过一些爱国将领的故事,可是从未想过要去为国尽忠,之所以在襄阳那么拼,还不是因为丈夫?

  可是,现在的黄蓉,发现自己居然被自己的丈夫亲手推给了别的男人,不论是什么原因,黄蓉心里都是无比的愤怒!

  「哈哈哈……蓉妹妹,现在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你知道吗?这一天我不知道等了多久了……」欧阳克一边说一边伸手就去拉扯黄蓉的内裤,而黄蓉此时内心绝望,外加身子酥软,已经在无力反抗,欧阳克轻而易举地就把这已经五十多岁的女人给彻底扒光了。

  当解下黄蓉的内裤之后,欧阳克激动地掰开了黄蓉的大腿,登时可见那熟女阴毛下的阴部,黄蓉毕竟已经是生育过三个孩子,年过五旬的女子,这下身阴户已经有些变色,中间阴唇处却已经湿润,欧阳克看的兴奋至极,毕竟这可是他心里的女神的骚屄啊,他已经无法忍受了……

  此时的欧阳克也顾不得什么宽衣了,直接周身内力外放,自身的龙袍中衣等瞬间便化为了碎片,露出了欧阳克健壮的身子和那根巨大的巨物。

  「你……你想干什么?」此时已经被欧阳克脱光的黄蓉看到欧阳克在一瞬之间也已经浑身光溜,下身那根大的出奇的巨物,已经硬了起来,狠狠地对着自己的身子,而这个男人脸上贪婪的神情,仿佛恨不得把自己给吞了一样……

  而现在,黄蓉却不在惊慌了,反而是很冷静地瞪着欧阳克,缓缓说出这句话来。

  若是黄蓉此时挣扎尖叫或者继续咒骂自己,那欧阳克也许还会越发兴奋,可是现在黄蓉居然这般的冷静,倒是让欧阳克一时之间,有些愣了,于是暂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嘻嘻笑道:「蓉妹妹,我自然是要和你鱼水同欢了,你说是不是?」
  「……你想要和我一夜风流?」黄蓉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看起来你和其他男人一样,也只是贪图我的美色而已啊……」

  「不不不……蓉妹妹,你错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欧阳克听到此言,立刻举手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爱你,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便是让我为你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为我死?!」黄蓉更是冷笑,「你愿意为我死?呵呵,那好啊,你现在就死!」

  一听此言,欧阳克脸上却没有丝毫忧愁之色,反而说道:「若是我死了,你就跟我好吗?」

  黄蓉此时内心早就烦透了,尤其是被郭靖这般出卖,更是让她心灰意冷,听到欧阳克这般说,不假思索地说道:「不错,若你当真为我死,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话虽这么说,可是黄蓉心里已经是无比绝望,她根本不相信欧阳克会为自己而死。

  欧阳克哈哈一笑,说道:「好,蓉妹妹,你既然如此之说,今日我便成全你……」说完,欧阳克一把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过一把匕首,直接就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啊!」这一下变起仓促,黄蓉根本毫无心理准备,眼见欧阳克雄伟的身躯就这样赤裸的倒在了地上,这一下黄蓉吓得魂飞魄散,光着屁股一把扑在地上,却见那匕首已经深入心脏,鲜血从欧阳克的伤口处流出来,眼见没法救了。
  「你……你怎么还真的自尽啊……」黄蓉的眼泪止不住地滴落出来,紧紧地抱着欧阳克,哭喊道,「你……你怎么这么傻……怎么……怎么就……就……」黄蓉当真想不到,欧阳克居然真的在她面前自尽了,这完全已经超出了黄蓉的想像啊……

  此时欧阳克胸口中刀,已然是气若游丝,他轻轻将头靠在黄蓉怀中,低声道:「蓉妹妹,你还记得当年在那个岛上,我被你设计的大石头压中,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我说过,我一心一意对你,死在你手里,我一点也不冤。如今为你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听到欧阳克如此之说,黄蓉的内心可以说是一片情欲决堤,要知道,黄蓉可是一个在感情上十分敏感的女人,当年就因为被父亲责骂了几句,她就想不开而离家出走,结果在张家口遇到郭靖,郭靖对当时的乞丐装扮的她不过是一番关怀,送钱送衣送宝马,就让黄蓉这辈子为他死心塌地,由此可见黄蓉是一个非常渴望被人真心所爱之人。

  而现在,黄蓉却被自己本来深爱的丈夫给出卖了,内心里的绝望,比之当年被自己的父亲责骂更是无数倍,可是此时,欧阳克,而这个曾经自己十分讨厌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愿意为了她而自尽,这般雪中送炭也不知道比当年郭靖那番关怀又不知道大了多少倍,此时的黄蓉只觉得周身的原本对郭靖的情爱似乎一下子消失了,心里对这个男人却充满了无数的爱意,真恨不得把心掏给他了。
  可是,他却要马上死了。

  「你不能死,不能死……」黄蓉激动地抱着欧阳克的身子,二人肌肤相亲,黄蓉叫道,「我去叫人,叫人,叫太医,你不能死……我求求你,活下来……活下来……」

  「我……我如果活下来了,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欧阳克此时的气息越来越弱,身子也在发疼,却还是微笑着看着黄蓉。

  「我愿意……我愿意,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妻子,只求你别死……别死……」黄蓉抱着欧阳克,激动地哭道,心里的痛苦简直是不敢想象,此时的黄蓉才真正明白,郭靖那种一心为国,永远把国家放在最前面,为了国家可以不惜牺牲掉自己的妻女的大圣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配偶,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只关心自己的男人,而郭靖很明显不是,而身下的这个男人却是如此,可是他马上就要死了……

  「谢谢,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死而无憾了……」欧阳克缓缓说了这句话后,心满意足地靠在了黄蓉的怀中,停止了呼吸……

  这一刻,黄蓉只觉得天上地下,世界仿佛就此死去了一般,她内心的绝望,仿佛在这一刻已经冲毁了她的心灵……

  「克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啊?」良久之后,黄蓉苦笑了一声,伸手拔出了插在欧阳克胸口的匕首,「蓉儿我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一个皇帝,这样为我去死?呵呵,如今就剩下你和我了,你为我而死,我自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孤苦无依地在下面……」说完,黄蓉便凄笑地举起匕首,便要随欧阳克于地下……

  可是,她举起匕首的手,却一下子被另外一只手给拉住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